2012年4月20日 星期五

張愛玲散文(4)--存稿

"另起爐灶寫一篇歷史小說,開頭是:『話說隋末唐初的時候。』我喜歡那時候,那彷彿是一個興興轟轟橙紅色的時代。"

張愛玲散文(3)--必也正名乎

"為人取名字是一種輕便的,小規模的創造。舊時代的祖父,冬天兩腳擱在腳爐上,吸著水煙,為新添的孫兒取名字,叫他什麼他就是什麼。叫他光楣,他就得努力光大門楣...叫他荷生,他的命裡就多了一點六月的池塘的顏色。"


張愛玲散文(2)--詩與胡說

"所以活在中國就有這樣的可愛:髒與亂與憂傷之中,到處會發現到珍貴的東西,駛人高興一上午,一天,一生一世...要我就捨不得中國─還沒離開家就已經想家了。"

2012年4月13日 星期五

用twitter保存瀕臨滅絕的語言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1466

這篇文章取材自經濟學人雜誌,主要是說明中文是個精簡的語言,和一些拉丁語系語言比較,可以用較少的字數來表達一個概念。

不過,最有趣的應該是最後一句話了:


"Gamilaraay, an indigenous Australian language, is thought to have only three living speakers. One of them is tweeting—handy for revivalists."


Gamilaraay這個語言被認為只剩三個人會講,其中一位正在用twitter,正好方便語言的復興和紀錄呢!


該是誠實的時候了--有趣的擲骰子實驗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1447

這篇文章取材自經濟學人雜誌 ,以下是我的摘述。本文主旨欲說明,人在時間壓力下,說謊是天生的情況,證據來自於兩個實驗。

第一個實驗:玩擲骰子,需要擲兩次,最後把第一次擲出的點數輸入電腦,骰子1點可以換得美金1.25元;另外,把人分成兩組,第一組只給20秒的時間做這些動作,另一組則沒有思考時間的限制,可以慢慢思考再把數字輸入電腦。

實驗的結果是,第一組的點數平均是4.6,第二組是3.9。但根據統計,骰一次骰子的平均點數是3.5,所以兩組的結果都顯示出在說謊。

接著換另一批人做第二個實驗。實驗過程和第一個雷同,差別在於只骰一次骰子,且第一組給的時間僅剩8秒,第二組則維持不限思考時間。結果,第一組平均是4.4,第二組是3.4。可見第二組是誠實的輸入點數。

因此,從骰子的實驗告訴我們,在時間壓力下,人們會說謊是自然的,所以如果你想要別人誠實的話,就不要給他們時間壓力。

本篇實用英文:
1. pip 骰子或紙牌上的點2. roll a die 擲骰子


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有空來玩─關於台灣客家文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pbT7r4Uf8M

明天要上台教學的一部分客家教材。這部微電影是今年春節時,客委會以一天播出一集的方式來宣傳客家文化。但其實產生兩種不同的看法,有人覺得內容很感人,有達到宣傳的效果;但也有人覺得為何找一個非客家的演員來演男主角呢?

其實換個角度來看,這樣的安排說不定反而能傳遞出一種,非客家人也能學客語、接觸客家文化的想法,讓宣傳的效果更好。

這部微電影裡頭的那首流行歌真得滿好聽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sbQjzFDHOE&feature=related

呂嵩雁老師寫了兩篇我覺得還不錯的論文,內容是專門探討客家話經過語言接觸後所造成的變化。一篇是2004《台灣客家話的語言接觸現象》,另一篇是2003《客語說詞中夾用國語現象分析》。

閒談書店工讀這件事(3)

櫃位設計與安排是一件極具美感與思考的過程。

誠品空間非常寬闊,每個分區往往都會設計一個當期的重點主題,例如昨天在現代文學區規畫了「他們在島嶼寫作」的主體,在歷史文化區設計了客家的主題。但這只是大方向,以文學區為例,其實你會發現是由很多「小議題」所合成的,如專門在講親子間的文學,會有一個獨立的小區域,搭配小海報或是立卡,讓顧客可以便於掌握某個議題的新書。

至於我在台南的情況,由於空間不是那麼寬廣,不太可能做到這樣的獨立分區,但還是可以妥善的利用空間,例如在書櫃的側邊設計獨立的、熱門的議題,這也是快速抓住顧客眼光的方法之一。另外就是櫃位的調整,店長知道我即將到中文系就讀,私以為我對文史哲領域很熟,所以就指派我調整文史哲區的櫃位。其實這不簡單,要考量的包含銷售情況、是否為學校指定課外書、內容設計是否能吸引讀者、書籍尺寸大小等,都要經過權衡來論定的。

從櫃位的安排與設計就可窺看出誠品不愧是國內文化出版產業的領頭羊,我認為它們的實體書店發展,是國內現存的其他連鎖書店是很難追上的,光佔地空間就已經可以贏得「一蹋糊塗」了,更遑論公關部門與一些藝文活動的結合,在在都吸引了更廣大的消費群。

題外話,昨天撇見一位家長帶著她的女兒,手上拿著學校的指定課外書單,無頭蒼蠅似的東奔西跑,要把書籍找齊,應該是要趕在昨天23周年慶打折的最後一天,完成這項購物任務吧,不禁令人莞爾;從另一方面來看,若出版的書籍有幸登上學校的指定課外讀物,那可真能提升銷售量。

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

閒談書店工讀這件事(2)

到我對於整個書店的櫃位安排及運作較熟悉時,接下來店長指派我的工作幾乎就是待在服務台等著客人來跟我問問題。今天在誠品看到他們的工讀生都帶著無線耳機接收器,主要應該是因為誠品信義店的空間廣大、又分樓層,帶著這種配備聯繫上方便許多,工讀生也不用一直固守在自己的服務台(根據我的觀察,一區有一位工讀生),機動性可謂大增;反觀當時我的情況,那時候科技還沒那麼發達...當我在服務台遇到問題時,只能撥打內線分機求救囉。

再來談談客訂書的部分,這也是我服務台的工作之一。我打工的時候就已經有金石堂網路書店了,可以選擇到店取貨,而我就是負責通知客人,請他們來取書;這個工作其實沒什麼學問,電話號碼按一按,有人接就bingo,連絡不到人就先放一旁。如此簡單的工作,如果要說學到什麼,應該就是電話禮儀吧,不過又好像還好,真正感覺到電話溝通的重要性應該是我在第二間書店打工時,遇到「奧客」來電,我先幫店長擋下來,讓事情得以圓滿。現在回想起來,或許是因為這件事,後來聖誕節時店長送了我一個聖誕禮物。

這種零售/服務業就是要非常注重形象,顧客永遠擺第一,以及如何圓滑的處理一些購物上觀念的分歧,這些都要從實作經驗才能得到。有些人會覺得工作時的個性態度和平常的個性態度會不一樣,也就是說會有雙重人格,但我覺得其實不必要把它看成是雙重的,應該可以看成是,你依舊有著自己最原始的個性,只是你在工作時會因為某些需求,所以延伸到某種在職場上必備的個性,如此一來心情上應該比較不會矛盾吧。

閒談書店工讀這件事(1)

今天在誠品信義店逛了很久,除了看看新書,也順便觀察一下誠品的布置、人員配置、以及櫃位的安排邏輯。

書店與我的淵源頗深。這輩子的第一個工作經驗就是書店工讀,且由於書店的地點是位在火車站和補習街附近,說是台南客人出入最頻繁的書店也不為過,因此很多工作上的價值觀、社會上的人際互動,現在回想起來,對我都是很好的學習經驗。

因為只是高中升大學的暑假短期工讀,所以,店長不會把「收銀」這種重責大任交給一個高中剛畢業的菜鳥,且尤其這間書店是台南的旗艦店,面子裡子可都是不能出差錯的。但仔細回想起來,還真的學到很多東西,主要包含:上書、整架、年代售票系統、通知顧客客訂書情況、點進退書、文史哲書籍櫃位安排等。

先來說說上書整架,這應該是每個書店工讀生最先要做的事,因為可以藉由上書整架,很快的認識書店的櫃位安排,什麼書在哪一區,依稀記得1-2星期後店長就抽考,畢竟不能被顧客問倒啊。我接到的第一個 case,也就是第一個客人問我xx書放在哪邊時,因為那時我還沒很熟,當下真的有些緊張,我依稀記得我帶他小繞了一下,不過總算是有找到啦。話說,這種問書在哪裡的活動真的會上癮,後來我一直很期待客人來問我書擺在哪裡,如果很快速的找到的話,真的很有成就感。

整體而言,上書整架算是最基本的能力,偶爾也還要拿清潔工具把書或是櫃子上的灰塵拍一拍;店長還要我順便注意有沒有小偷,有次還直接要我監看某一位可疑的客人,讓我一度以為我像福爾摩斯,找出犯人作案的證據,不讓他跑了,真是少年人愛幻想啊。

結束了暑假的工讀後,我到高雄唸書,我發現我在高雄逛書店時,竟然會不自覺的把沒有擺放整齊的書擺整齊耶,這應該算是上書整架的職業病吧,不過是一種「正向的」職業病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