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語言學科普書(3):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

今天要介紹的書籍是「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這本書的主軸是要探討語言否會影響我們的思考方式,換句話說,說不同的語言,或不會有不同的世界觀呢?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語言學科普書(2):語言癌不癌?語言學家的看法

前幾天到某連鎖日式百貨購物,結帳的時候收銀人員找零給我,同時禮貌的向我說:「這是零錢的部份。」

乍聽之下沒什麼問題,但仔細想想,零錢就零錢,為什麼要加上「‧‧‧的部份」呢?

其實類似這種贅詞,聯經出版社集結了國內幾位著名的語言學家,出版了第一本國內語言學科普書「語言癌不癌?語言學家的看法」。


這本小書主要探討一般大眾眼中的贅詞,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真的是贅詞嗎?例如:
「做一個擁抱的動作」、「做一個處理的動作」、「做一個了解的部分」等。下方連結是聯合報的相關報導,內有更多精彩的例子:「進行一個XX的動作」 你得語言癌了嗎?

書中的教授們從各個角度,包含從句法生成、語意演變、語料統計、語用情境等角度,用科學化的方式,清楚的論述這種句型產生的原因及其功用。簡單來說,這一類的句型是動詞名詞化的結果,常出現在特定的場合,例如用來展現專業、傳遞正面形象、避免直接描述細節的情境;因此,不該把這種贅詞稱為語言癌,而是用客觀的角度,說明這種句型是如何產生、究竟為何產生的、為何會繼續存在。

有些人極力的想把這一類的贅詞消滅,然而,語言學家認為每個句型的產生與消失,不應該是人為操控的,而是順從著「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機制,也許有一天,大家都覺得這種句型實在是太囉嗦了,久了自然就越來越少人使用,慢慢的就會消失。

我們回到文章一開始:「這是零錢的部分。」,其實仔細想想,收銀員或許心中把整個結帳的流程看成是一個活動,可以細分為:刷條碼、收錢或刷卡、發票、找零等,因此,「找零」就是整個活動的一部分,很自然的脫口而出:「這是零錢的部分」。在講究服務SOP的商店,我自己的經驗發覺很常出現這種句型。

最後,這本書屬於科普書,內容的論證和研究方式,其實就是語言學研究生的日常縮影,但對於從未接觸語言學的大眾,可能還是有些專有名詞或是內容較為艱澀的部分;因此,對於書本內容若有任何的問題,都歡迎留言或來信,我們將集結各個問題,「做一個整合或另闢文章說明的動作。」

2018年9月18日 星期二

語言學科普書(1):哎唷!牙齒「踩」到嘴唇?揭開兒童語言學習之謎

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書籍是:哎唷!牙齒「踩」到嘴唇?揭開兒童語言學習之謎。



這本書有豐富的語料及實驗,內容不僅涵蓋了語言學、心理學、認知科學,也帶出了語言學和科學的關係。

我將之前的文章搭配這本書,列出幾個有趣的主題,希望讀者能從中感受到語言學和生活是息息相關的:

1. 最近接觸到幾位準媽媽,大家不約而同的都討論到胎教:究竟小寶寶在媽媽讀肚子裡能否聽得到聲音呢?


這是本書第一個探討的問題,作者認為胎兒雖然被羊水包覆,聽不清楚外界在說什麼,但是已經能掌握到聲音的高低起伏、說話的節奏。有實驗指出,給嬰兒聽母語和逆向播放母語的聲音時,嬰兒會發覺差異,且對於母語的反應會比較強烈,吸奶嘴的力道會變強,就像是在作回應。

因此,小寶寶還在肚子裡時,就已經在學習自己的母語囉!記得和小寶寶說說話喔。

最近讀到一本探討胎內記憶的書籍,作者的筆觸很溫暖,分享給有興趣的讀者:媽媽,我記得你:超神奇「胎內記憶」,觸動百萬媽媽的心

2. 在之前的文章:「語音用斜線或是括號,其實是有差別的」,我們介紹了音位(Phoneme)的概念;然而,究竟音位只是理論上的存在,或是可以用實驗來證明呢?

音位的概念可以說是語言學入門的一個重要概念,但這麼抽象的概念,單純只是語言學家的假設而已,還是可以有證據證明真的存在呢?

本書作者在書中舉了一個有趣的實驗來證明音位的存在。首先,r和 l 是最常被提出來探討英文和日文的發音差異;r 和 l 在英文屬於兩個不同的音位,但在日文卻是屬於同一音位的不同變體。換句話說,英文的 race 和 lace 對於英文母語者來說,不只發音不同,語義也不同;但對於日文母語者而言,這兩個字的發音聽起來是一樣的,日文把這兩個音都標記為 レース (re-su)。

因此,研究人員設計了一個 r 和 l 的實驗,想觀察日文母語的嬰兒對於這兩個音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首先,讓嬰兒坐在專用的隔間,嬰兒座位的側面放置了玩具,但嬰兒朝正面坐、看不到玩具,必須整個身體都轉身才看得到玩具。

研究人員開始播放 ra、ra、ra的音,一段時間後,切換為la、la、la的音,聲音切換時,玩具就會開始動;如此重複幾次,嬰兒就會理解到聲音變化時,玩具就會跟著開始動。

研究假設,如果嬰兒能夠區分 r 和 l 的音,那麼,嬰兒就能在聽到 la 開始播放時、玩具開始動之前就轉身;反之,若無法區別 r 和 l 的差異,那麼嬰兒就不會提早轉身,而是只會聽到玩具開始動之後才轉身。

類似這樣的實驗,經常使用在心理語言學的研究,試圖把抽象的概念,用具體的實驗表現出來。

作者也提到,雖然 r 和 l 對於日文母語者不易分辨,但其實對於十個月大的嬰兒是可以清楚區別的,只是到了一歲左右,嬰兒發現 r 和 l 在自己的母語是不具有區別語義的作用,因此,就不會特別再留意這兩個音的差別了,這也是為何長大成人後,對這兩個音的分辨會較為不易。

3. 兒童語言究竟是如何發展的?

作者提到了兒童學習語言的三個重要過程:發現、創造、修正。我們就以中文為例來說明:

a. 發現:兒童首先會透過拆解的方式,發現創造詞語的組件。舉例來說,「打球」、「打電動」、「打人」,兒童會發現這三個例子裡,都出現「打」,因此會認為「打」是一個組件,能和其他的詞語搭配,產生不同的詞彙。

b. 創造:接著,兒童會開始用「打」來組合、創造更多的詞彙。然而,兒童可能會創造出成人不會使用的詞彙,例如當看到有人用手指在敲桌子時,兒童可能會因為還沒學習到「敲」這個動詞,或是分不清楚「敲」和「打」的細緻差異,所以說出「打桌子」這樣的語詞。在這個階段,兒童透過類推的方式,慢慢的測試每個詞的使用範圍,因此會產生許多對成人來說,非常新鮮的用法。

c. 修正:最後,兒童會發現成人幾乎都是說「敲桌子」,而不會說「打桌子」,因此,兒童就自動的了解「敲」的用法,同時,也修正了自己認知的「打」的用法。

從這三個過程可以發現,語言學習對於兒童來說,不只是學習母語,更是一種科學的思考。科學研究的步驟是,看到一個現象或問題後,拆解問題、理論假設、修正理論的過程。本書作者也在書中介紹了幾個實驗,來說明兒童的語言發展過程。

最後,這本書還有幾個特色值得一提:

1. 就算你不是主修語言學,書本裡沒有太多艱難的專有名詞,不用擔心讀不懂。

2. 書本裡舉的實驗都很精彩,可以彌補語言學理論較抽象的概念。

3. 作者認為學習母語不只是學習一個語言,更有助於了解抽象思維與訓練科學研究,因此,絕不能忽略母語的學習。

非常值得讀者細細體會兒童語言習得的奧妙。

2018年9月2日 星期日

從冠詞下手,一次搞懂few 和 a few到底差別是什麼?

還記得在學英文的時候,few和 a few總是分不清楚;兩者都是指數量很少,但few指的是少到不能再少了、幾乎沒有了;a few則是雖然少,但仍然還有一些。

有一個口訣是:a few 比few多了一個字,所以數量比較多。這個口訣滿不錯的,但我覺得這似乎只是一個治標的記憶法,到底有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呢?我們試著從語言學的分析來尋找答案。

1. 冠詞的作用


冠詞常出現在名詞組的前方或後方,它的功用是將該名詞界定出特定的範疇。我們可以把冠詞想成一頂帽子,當名詞戴上這頂帽子時,這個名詞就被標記了,產生出特別的意義。

打個比方,有一群小學一年級的小朋友在操場集合,其中有幾位戴上了童軍帽,這幾位小朋友就被標記為是童軍社的成員。這一群小朋友就好比是名詞,而童軍帽就好比是冠詞,戴上童軍帽的小朋友被賦予了特別的意義,被標註為特定的群體。




2. 英文冠詞 "a"


"a" 在英文裡是一個冠詞,會出現在名詞組的前方,當 "a" 這頂帽子扣在名詞上時,就代表著說話者心中是有所指涉的。例如,英文的cat 是指貓這個群體,但是當加上 "a" 的時候,說話者就是指貓這個特定群體的一隻,但究竟具體是哪一隻並不重要。

回到 a few和 few,當說話者心中有特定的指涉時,加上冠詞 "a" 就能達成這個目的,如下句 (a),說話者明確的知道他還是有幾個朋友,而且能指涉出來,例如小明、張三、李四是他的朋友:

(a) I have a few friends.

反之,若是說話者心中認為,他的朋友數量實在非常少 (可能連誰算是他朋友都不知道...),無法明確的指涉,這時候就會用下方(b)句來表示:

(b) I have few friends.

因此,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加上冠詞 "a" 代表說話者心中有特定的指涉物,因此雖然數量少,但卻是肯定的看待,通常會出現肯定副詞,例如下方例句(c)的 "still":

(c) There are still a few details to discuss.

"still" 是肯定副詞,這裡代表說話者明確的知道還有幾項細節需要討論。

3.  little 和 a little 

相同的分析也能套用在 little 和 a little,差別只在於 little 和 a little後面是接不可數的名詞,試著想想下方兩句,相信你也能說出兩者的差異了!

(a) I have little money.
(b) I (still) have a little money.